川浅浅

彼之于吾的记忆已被磨平成青褐的浅川。

这里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巢湖的湖滨小道,夕阳西下,美不胜收。


和煦之希

*【引子】

   这不是奇迹,我知道,可当你伸出你的手, 微笑着救赎我时,我还是固执地认为,圣光降临。

   而当你以如此悲悯的情怀降临在这片被诅咒的沙漠时,我多么希望,你的悲悯是出于对我的热爱。

   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你所及之地便是纯彻晶莹的雪国,换句话说,有你在的地方就算可怖如沙漠于我而言也会是澄澈风景。

   那时……我不明白自己对你的爱意。

———————————————————————


*001

   该如何说起呢,与你的相遇。 于一场旅行的终止,于另一场旅行的开始。

   多少年后,我依然傻透了的相信,你的名字预示着我的未来,因你而不同的未来。 

   你姓从顾恺之的顾,名乃希望二字的颠倒。  

   是的,望希望希,你叫顾望希。

   回首看见希望,是你名字的含义。

   你让我看见过去未曾发现过的幸福,你让我看见希望。

   你我的相遇是淡青色的天,是白茫茫的地,是初雪过后的寒冷与温存。

   不过,要是你知道我在这没经你允许的把我俩相遇的场面渲染得如此文艺装十三,你肯定不会高兴的吧。

   唔,你承认过的,我俩的相遇,是一场居心叵测的阴谋下的傻白闹剧。

   这样想,似乎也没错。


   还差三个月就满十八周岁的女生,高考刚刚好结束还未填志愿。

   过完二十二周岁生日的青年,在律师事务所实习满一年将要转正。

   青年当着女生二十周岁的兄长的面,在初雪未褪的清寒别卡,用一桶新雪报废了女生刚穿上脚的浅驼色小高跟羊绒短靴。

   之后,装模作样的与女生的兄长故地重逢发出诸如人生苦短快点把妹一类的寒暄,在把女生晾到暴走血精灵化的前一秒,堪堪的握住女生的手,诚恳到想给他一顿胖揍地给女生道歉。

   再然后呢?青年与女生连带女生的兄长,一同走进附近的Ludwig咖啡馆,点单之后请求提供供暖服务。所谓的供暖服务其实是——把湿透了的羊绒短靴放在暖气片上烘干。

     

  女生不得已换上单薄的黑色圆口布鞋气咻咻地瞪罪魁祸首的青年时——青年泰然自若左手商业杂志右手磨牙棒地与女生的兄长交谈法学问题。

   而,近处湿淋淋的短靴在暖气片上“噗噗”地吐着热气;不远处的卖花女捧着大束从温暖的移国进口的白铃兰踩过及踝的残雪;远处一重重静远的山淡漠地在朝霞的照映下显出淡淡的蔷薇色。

   天青青,地白白。 望希,这的确是你我的相遇。

                                             TBC

——————————————————————————  高考完闲来无事整理高三时断断续续写的小说,这里是女主角向的叙事番外,把小说男女主角的情感线单独拎出来,细节深化。

  毕竟只是闲来无事的产物,所以能不能坚持下去很成问题……尽力……吧。


恬静哀伤款的电影原声

1.  #放牛班的春天#  童年的欢乐时光/转瞬消逝被遗忘/一道绚烂金光/在小道尽头闪耀/转瞬消逝被遗忘 「歌名:Vois sur ton chemin」  ‖曾经因为这首歌觉得法语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

2.  #教父#  纯音乐 「曲名:love theme from the Godfather」 ‖很具有悲剧色彩的一首曲子,得非所愿的无奈、繁华落幕的喟叹尽在其中。

3.  #海上钢琴师#  纯音乐「曲名:playing love/1900's theme」 ‖主人公为心爱的姑娘作的曲子,情意绵绵却又恬静空灵,隐隐藏着忧伤。其中playing love是意大利加长版电影原声带中曲目,在美国原版中有曲名相同的,但不是同一支曲子。1900's theme是美国原版曲目,较意大利加长版的更为宏伟悲伤。

4.  #毕业生#  小山旁几片小草叶/滴下的银色泪珠冲刷着坟茔/士兵擦拭着他的枪/猩红的枪弹伴随战鼓隆隆/将军们命令麾下的士兵杀戮/为一个早已遗忘的理由而战  ‖这首歌太著名,莎拉·布莱曼翻唱的版本广为流传,我的手机铃声就是莎拉的版本,但其实原版是男声,前面贴的一小段歌词是男声版的副歌部分,女声版没有。

   

   浅浅看过的电影不算多,而且手机打字实在麻烦,所以,剩下的若干首下次再分享给大家了。祝倾听愉快。

 


【NANA】或许我们都是小八

     今年才补了这部矢泽的经典少女漫,虽然NANA已是九年前的老番,但我真的觉得,它一点也没有与当下的现实脱节。

     九年后的我与九年前的观影者也一定是怀着同样的心情,为娜娜和奈哭也好、笑也好,全是最真切的感动。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奈奈。毕竟,我们早过了为动不动哭的梨花带雨的所谓纯情女主角而义愤填膺的时候。相比于奈奈的撒娇哭泣,我更欣赏娜娜的自信独立。何况娜娜始终是那样耀眼,这不能不吸引向往非日常生活的平凡的我。

     然而,今天我猛然意识到,我不待见奈奈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害怕面对真实的自己。

     被父母朋友或宠爱或关心着,我们,至少是我,内心的深处其实是脆弱的,其实是渴望有人依靠的,其实是害怕孤独的。这,难道不是奈奈吗?而,始终保持着对恋爱、对生活热爱相信的心,出了事都顺理成章的去怪大魔王;这,难道不是少女时代的最初的自己?

    一路风尘,被生活磨砺的我们逐渐独立,通过打拼,我们也逐渐小有成绩。这时,我们忘了,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走出奈奈的设定。

    我们,或许从来都只是那个单纯可爱的小松奈奈,从来都是平凡的小八。


双人围巾,一起回家顺便耍耍小性子什么的,果然是税金小偷和中华妹最适合了。


以前贴吧里的老图了。菊一文字与夜兔伞的相遇。